-宽待他人 亦得他人宽待

2020-08-06 作者: 围观:102 88 评论

:宽待他人 亦得他人宽待

常言道,人无完人,谁能无过。很多人可能在某方面贤德,却在其它方面犯了错。因此,不能容人之过,是非常不好的。

看自己是一朵花,看别人满身都是错。发生矛盾时,错误都是别人的,自己还以嫉恶如仇、眼里揉不得沙子自居,这种性格必然人缘不好,树敌多多。不能谅解、善待别人,也就自然得不到别人的谅解和善待。而古人在面对前嫌旧恨时又是怎样做的呢?

今天先来讲一个《旧唐书》中的故事:唐朝杜如晦的弟弟杜楚客,少时跟随叔叔杜淹,陷于王世充军中。杜淹向来与杜如晦兄弟不和,因他诬蔑杜如晦的大哥,使王世充杀掉了大哥,并囚禁了杜楚客。杜楚客差点被饿死,竟毫无怨色。

王世充被秦王李世民平定后,杜淹论罪当死。而杜如晦此时已是李世民所信任的谋士。杜楚客不计前嫌,哭泣流涕,请杜如晦救杜淹一命。杜如晦一开始不肯答应。杜楚客劝说:「叔叔已杀了大哥,现在哥哥您又因旧恨弃叔叔于不救,我们家族一门之内,相互厮杀殆尽,岂不痛心?」杜如晦听了杜楚客的话很感动,抛下旧仇,以德报怨,向李世民求情。杜淹于是被宽待免死。

杜淹此时没了职务,将要委身投靠太子李建成。房玄龄担心李建成得到杜淹,助长李建成的奸计,于是向李世民启奏,在李世民帐下给杜淹找了份差事,使其才能用在正道上。武德八年,庆州总管杨文干作乱,口供牵连到太子的东宫,归罪于杜淹等人。李世民知道杜淹无罪,赠给杜演黄金三百两。等到李世民即位,任用杜淹为吏部尚书的重要职务,参与朝政。杜淹前后向朝廷推荐四十余人,后来大多成为知名的人才。

而杜楚客求情救下叔叔杜淹后,自己却到嵩山隐居。贞观四年,才被召入朝廷为官,但杜楚客毫无不平之意,没有怨恨妒嫉之心。后来杜楚客犯了一个错误——帮助魏王李泰拿着金子贿赂朝臣。唐太宗听说了,忍隐不言,没有宣扬杜楚客做的事。等到东窗事发后,唐太宗才公布了杜楚客的错误,却又宽恕了杜楚客,免其死罪。不久又让杜楚客担任处化县令,给他改正错误、为民办事的机会。

杜楚客在叔叔犯错时,宽恕了叔叔杜淹,后来在自己犯错时,也得到了皇帝的宽恕。而杜淹得到了杜楚客的宽恕,才为李世民推荐了四十多位人才。如果眼睛揉不得沙子、容不下别人的错误、没有海纳百川的肚量,也就不会有那幺多人才为贞观盛世作出贡献了。

在这个故事中,杜楚客始终对伤害自己的人——杜淹毫无怨气。房玄龄有眼光,认识到如果不能包容、任用杜淹,就会把杜淹推到李建成那边去,成为李世民的阻力。最有容人之量、也最能得人心的是李世民,即能容下杜淹之过,也能容下杜楚客之过,给他二人改正错误的机会,轻易就赢得了他二人的心。

再来讲一个「官吏放囚犯出狱 囚犯如期返回」的故事。

唐临于武德初年,在太子李建成手下当差。太子李建成在玄武门之变事败身亡后,唐临被外派到万泉县做县丞。县里有几个犯轻罪的囚犯关在牢里很久了。当时正是春天,刚下了场及时雨,农事待兴。唐临向县令申请暂时放出囚犯,让他们回家趁雨播种。县令不准许。唐临说:「您若有疑虑,我自请担当其罪。」县令因此准许了。唐临把囚犯全部放回家里,趁着农时耕种,与他们约定归期。囚犯感恩戴德,忙完农事都如期返回监狱。后来,唐临升任司法官,奉命到岭外审查监狱的情况,在交州放出三千名被冤枉的囚犯。唐高宗曾问唐临牢狱里关的囚犯的人数,唐临的回答清清楚楚。高宗皇帝高兴的说:「治国的要务在于王法,法律过于刻薄则人残,法律过宽则失罪,只有折中,才合乎朕意。」

唐高宗曾亲自複审死囚。前任司法官断的案,死囚号叫喊冤,纷纷上诉不停;只有唐临所判的死囚没有异议。高宗觉得奇怪,问死囚缘故。死囚回答说:「罪确实是我自己犯下的。唐大人的判决,既然不是冤枉,所以我绝了上诉的意。」高宗皇帝叹息良久,说:「审案者原本就该如此。」

唐临节俭寡慾,不置办房产,穿戴用度简单朴素,宽于待人,不揭别人的短,却总是能容人之过。有一次,唐临打算去弔丧,让僕人去取白色衣衫。僕人误将别的颜色的衣服拿来,办砸了事非常害怕,不敢来见唐临。唐临知道了,叫来僕人说:「今天我身体不适,不宜哀泣,先前叫你取白色衣衫的事,且停止吧。」还有一次,唐临让人煮药,煮药的人未按医嘱熬药。唐临知道了,说:「天气阴暗,不宜服药,应马上把药倒掉。」竟不宣扬和指出煮药者的过失。他的宽恕都是如此。他用自己的宽容和善意来对待他人,感化他人。容人之过,这样的胸襟是值得后人学习的。

可能是因为深信「善恶有报是天理」,唐临曾写了《冥报记》一书,在世上大量流传。有人说在中共社会当司法官想不同流合污都很难。其实,当一个断案公正、不枉法诬判的好的司法官,说容易也容易,只要相信「头上三尺有神灵」,「人在做,天在看」,就不会也不敢昧着良心诬判无辜、製造冤案。可以说中共几十年的「无神论」教育,造成了中国今天种种的社会问题。但是如果每个人都能本着自己善良的本性为人、做事,回归中华五千年神传文化的传统,摒弃马列邪说,中国的问题都会最终得到解决,并会有一个光明的未来。